烟府琪少

居老师。不认识先生。白起洛洛喻文州周泽楷。

【退赛夫妇/盖万盖】军训十五天(DAY14-DAY15)(完结)

非常仓促且不在状态的完结章。

有很多话想说,文末再说吧。

写的很乱,并且很流水账的一个结尾。

其中挡阳光的梗还是我军训的时候和熙熙 @卖火柴的XXX 讨论过的,她文好像也写过,所以提一下,不是抄袭。

以上,祝食用愉快。

 

Day 14-Day15

第十四天,也就是倒数第二天,终于来啦。半个月的艰苦马上就要告一段落,大家也都越来越放松开心。王昊内心感觉还挺复杂的。他又想让时间过去,太累了也太苦了。他又不想让时间过去,过去了他就又不能每天都看见周延了。

上午的时候他们彩排。其实彩排的设定挺不标准的,操场没阴凉,几千号人都在操场上站着摆队形过节目,挺热的,吵吵闹闹也挺烦躁的。

王昊中间晒得不行不行的,他体质弱。过节目的时候到底还动换几下,站着等才是最煎熬的。半天不换位置站着烤,王昊只觉得眼前发晕,过度出汗导致身体缺水让他难受的要命。

周延本来就知道他体质不好,加上上次那码子事儿搞得他精神高度紧张,时不时就往他那儿瞅一眼。上面团长喊他过去的时候还不放心的看了看王昊确定他没事儿才上去,结果回来就看到他一副晒蔫儿了的样子站在边上,过去一看,那嘴唇都成蓝色的了。

“卧槽你他妈不逞强能死是吗王昊!”周延给气得够呛,半拉半扶的扯着人把人拉到临时医务点儿去,看着医生把他带过去给他做应急才回了队里。

等王昊好的差不多了的时候外面已经散了。他自己一个人抱着水壶往外走,穿过操场在门口看到了周延。

“别数落我!”王昊赶在周延开口之前堵了他的嘴,“就这么两天了,又要分开了。”

“……还有两个月就退役了。”周延顺着他的意思把到嘴边的那句“哈批”咽下去,然后像是安慰一样捏了捏他的手心。王昊点点头,没再说什么。

下午的时候像是放羊的时光,大概是中暑的人上午达到了一个峰值,下午的训练就变成了医疗知识普及。从中暑危害讲到如何救治,又讲了应急止血和救援的方式。

人工呼吸和胸外按压是整个医疗课程的结尾。王昊盘着腿坐在地上,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站在中间给大家讲解的人,周延认真的时候很好看。但他当然不只是因为这个原因才一直看的,是因为——还有两天,不,一天半,甚至不到一天半,他们就将面临下一次的别离。

站在中间的人讲解完了各种注意事项,顿了顿,抬眼向他这个方向看过去,声音里都带了笑。

“有谁上来配合一下给大家做个示范吗?”

王昊下意识站起了身。白曜隆在他身边带头鼓掌,开始稀稀拉拉的,后来就是整排的掌声——被滚烫烈日灼烤了一整日的橡胶地面散发着骇人的热量,躺下去是需要勇气的。

他走过去,听着周延的指挥躺下,身体接触到灼热地面感觉被烫了一把,但更难受的是直射过来的太阳光。热的。烫的。整个泼在脸颊上,带出难耐的灼烧感。

周延半跪在他身边给他做人工呼吸,左手却特意往前伸了伸,挡住了直射的阳光。王昊闭着眼,唇上传来温润的触感。他们在大庭广众之下接吻,以正大光明的理由。

被挡住的阳光热量骤减,脸颊不再觉得刺痛,王昊偷偷抬起眼,看着面前近在咫尺的人,独属于他的温柔妥贴在小细节里一览无余。

真好。

 

晚上的时候他们最后出去了一趟,偷偷溜出了学校,走过马路在嘈杂的夜市里,坐在街边的小店门口要了两碗不加陈皮的四果汤。甜味黏腻。他们还去吃了烧烤,鱿鱼在滚烫的滋滋作响的铁板上卷起身子,羊肉穿在竹签上烤出油,香气和碳上的烟一起飘飘扬扬的散在空气里。一把孜然和辣椒面撒上去激出诱人的味道,滚烫的送到嘴边去。

他们好久没有这么悠闲地一起吃晚餐了。

他们回去的时候已经是九点多,夜市依然嘈杂,人声和各种饭菜的香气被他们远远地抛在身后。他们两个人并肩走进校园,都换了自己的衣服,宽松的半袖T恤和牛仔裤,像是无数在学校里散步的学生一样,有着少年的气息和张扬的笑容。

路边的街灯打下来柔软而模糊的光,两个人的影子拉得很长。

那个晚上,是他们在他们的大学校园里,并肩而行的最后一个晚上。他们绕过了平日嘈杂的训练场,走过了传来呦呦鸣声的芙蓉湖畔,与无数只不知名的鸟儿擦肩而过,他们走过延展的桥,踏过青石板路,并肩走过诺大校园,终于回到映雪楼下。

他们拥抱,然后分开,一夜好梦。

 

最后一天的早上,大家都起的特别早,他们在训练场外集合,小姑娘们叽叽喳喳,男孩子们眼睛里都是兴奋。伴随着音乐响起来,他们在看台上看着方阵踏着正步走过去,展示着他们十五天的辛苦。

王昊还歪着头往操场上看,周延却已经在下面喊起来了,练倒功的方阵急急忙忙集合,合着激扬的乐曲上场。年龄正当的少年少女厉声怒喝,随着呼喝声一起的是整齐的砸地声。辛苦训练的结果展示在所有人的眉眼之下,掌声如潮。

王昊笑了起来。虽然身上摔得很疼,少年眼睛里却还是闪亮的光。下来之后王昊蹦蹦哒哒的下来,先是和白曜隆李京泽刘嘉裕他们四个手搭手用力拥抱了一下,少年的呼喊欢笑声中,他抬起头,透过层层人群,看见周延远远地冲他比了个大拇指。

所以他笑了。

中午的时候,他们所有人闹腾到一起,给教官们践行,小姑娘们派了几个代表,拿着两本厚本子,一个上面写着周延的名字,另一个写着程剑桥。还有两个巨大的心形盒子,里面是满满的千纸鹤和许愿星,不知道小丫头们叠了多久。

王昊叼着笔,在给周延的本子上选了一页干净没花纹的纸页,用利落的笔画写上等你退役,像是一笔一划写下承诺。

周延,早点回家,等你退役。

王昊满意的签下名字,还画了个笑脸。

下午一点半。一连的姑娘和男孩子簇簇拥拥地堆在一起,有人放歌,三三两两的唱着。教官们列着队走过来,周延偷偷和他们挥手再见。有感性的小丫头掉了眼泪,离别的氛围在人群里蔓延,带起一声一声“再见”和“我会想你的教官”。

王昊站在人群里,用力和周延挥手再见。被周围人带的,他眼睛也红了点。他们目送教官的方阵离去,进了大巴车驶出校园。

长长的车身终于消失在视线之外,抹着眼泪的姑娘们三三两两往回走。王昊没和别人一起,转了身自己慢慢走着。裤兜里的手机嗡的一声响。他把手机摸出来,周延的短信安静的躺在屏幕上。

“等我回家。”

王昊轻轻勾起了笑,动动手指回了一句“好”。

他们也该回去了。

回到宿舍里收拾好了自己的行李,所有人像来时一样大包小包的拖下楼去,排队上了大巴车。这一场声势浩大的军训正式宣告结束。王昊倚在车窗上看着逐渐远去的校园,在心里认真的道了一声再见。

半个月的时光就此画上句点。

军训十五天,至此结束。

 

-END-

 

容我最后叨叨几句。

结束了,这个文,整体两万五千字,不算多,但是是我目前写下来的最长的一个故事。我这人没长性,小短打还行,连载基本等于坑。这是我真正意义上填完的第一个故事。

感谢曾经一路跟下来,给过我鼓励,在我漫长的没灵感不想写的时间里,和我说过等我的姑娘们。

这个故事里面,很多事是真的,也很多是杜撰。断断续续拖了小半年,万万没想到在我写完它的时候,他们是现在这样的境地。发生的事情一度影响到我的三次生活,我也曾想要搁置这个故事。但我终于还是觉得,现实已经很沉重也很难过了,在我的故事里,我该给他们个结局。但是也因为这些事,我找不到写文的感觉,最后一章从我放寒假开始写,两千来字我居然写了大半月,因为不知道从何下笔。最终还是潦草而仓促的给了一个结局,不怎么样,和我曾经设想的相去甚远,但我实在写不下去了,只能就此打住。

所以,也想和从退赛这边追我下来的姑娘们说一句抱歉,这是我在退赛圈里的最后一篇文了。我无法真情实感的爱这个CP了,所以我选择退出,不再产出。我自认文笔不怎么样,梗也很老很狗血,能够蒙姑娘们错爱,让我有动力把这个故事填完,实在是很感谢大家。日后不止是退赛,RPS我也有很大可能不再动笔了。之后有个写着玩的盖桥,可能会放出来,然后就基本不会再动笔RPS了。取关请随意。谢谢你们。

爱你们。


评论(8)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