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府琪少

居老师。不认识先生。白起洛洛喻文州周泽楷。

【白起X你】经年(全国一应题作文。)

经年

 ——写一封信,给二零三五年的你。

十八年的时间,转眼匆匆而逝。经年流转,都是过往云烟,只是忍不住探寻过往的记忆时,有那么疼。

在这个寻常的午后,太阳光并不刺眼,温温柔柔的打下来,烤箱里飘出蛋挞的香味,咖啡壶里的咖啡慢悠悠沸腾起来,冒着轻微的咕噜声。

你收拾好了屋子,将垃圾提下楼去丢掉。传达室的老大爷带着点笑容看向你,老远的喊了你一嗓子。

“哎,闺女,这儿有一封你的信……没想到这个年代了,还有人乐意写信,真是不错,想当初我们那会儿,最盼着的可就是来信了,哎,给你。”

你在老大爷絮絮叨叨的声音里接过了那封不知来处的信。信封封的很好,只是泛了黄边,上面用暗红色的火漆封了个印章,显得庄重而正式。你把信封拿在手里看了看,封皮上只写了你的住址并姓名邮编,没有任何寄信人的信息。

但你一眼便认了出这封信件的主人。

你骤然收紧了手指,攥得整个信封微微发皱,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和门口的大爷打了声招呼,便握着信回了屋子。

蛋挞的香味已经完全飘了出来,烤箱和咖啡壶都已经自动断了电,你却再没有品尝的欲望,急匆匆进了门,手指攥着信封想要撕开,又顿了顿,起身去书房取了把小刀来。

你小心翼翼地剥开火漆,打开信封,泛黄的信纸露出来,你拿出信纸铺平,熟悉的,潇洒又帅气的字体跃然纸上。

“银杏,见信如晤。”

仿佛是他低沉的嗓音在耳边响起来,你手指攥着信纸,一字一句地往下看。笔迹还尚且稚嫩,口吻却是热恋时的熟稔,字里行间都是独属于他的温柔,你一路看下去,不知不觉淌了满脸清泪。

“……同事们都在写信,喊我也写一封,这边的邮局很有意思,可以写一封,很多年以后再寄出,想了想,现在是二零一八年,那就写到三五年吧,如若顺利,我们的孩子也就成年了。”

“……本来想寄到你家里,又想着我们要搬家了,还是寄到新地址为好。”

“……我猜这一年的你,和现在应该差不多,还是爱笑,还是爱问我一些傻问题。这个时候我们已经结婚很久了,晚上回家的时候,也会有灯,有你,有我们的孩子。”

“……不知道拆开这封信的时候你会是什么表情,想了想,应该会很惊讶?邮政的送件时间一般是下午,我是不是快回家了?今晚吃什么?虽然不知道我们这天想吃什么,不过我想我可以提前预约一下。我想吃你做的红烧排骨,还想吃咖喱鱼丸。也不知道小家伙是什么口味,我猜你想吃小龙虾了,记得打电话叫我下班去买。”

“快没时间了,大家都收笔了,我也就写这些吧。等下还有个任务要出,乖乖等我回来。”

“一切安好,勿念。”

“白起。于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二日。”

整张信看下来,字里行间的情意满的几乎要溢出来,琐碎的嘱咐,温暖的日常,你都能在脑海里勾勒出他咬着笔头写信时半勾着唇角,眉眼间都是温柔的样子。

无数滚烫的热泪滴落下来,掉在泛黄的信纸上。那一句一切安好携着墨在泪水里晕成一片。他信中所写的,那些满是平淡的美好的未来,都定格在你们的想象里,就像他的生命,也定格在了那一笔一划写下的日期里。

此去经年,都只是回忆而已。


-END-

评论(5)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