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府琪少

居老师。不认识先生。白起洛洛喻文州周泽楷。

【0729白起生日贺文接力之生病】双向依靠

第二棒关键词:生病

OOC预警。
生病梗。有可能有点弱化。白哥也不是铁打的,他也是人,有血有肉,在他生病的时候,希望他可以放下一切,安心依靠你。
祝我们白先生生日快乐。
以上,祝食用愉快。
>>>

每个人都想成为自己喜欢的人的依靠,我们都不能免俗。
哎,白起,你有时候,可不可以也依赖我一点,不要在我面前摆出无所不能的姿态?你知不知道,不管你什么样,都是我的英雄。

>>>
凌晨三点二十五。
白起从梦里挣脱出来,额上已经渗出了细密的汗珠。他在梦里疼的无意识蜷起了身子,睁开眼时脑子里还是一片混沌,反应了许久,他翻了个身,刚想重新进入睡眠,一阵细密的宛如针扎一样的疼痛便从胃部传了出来,白起闷哼一声,蹙起眉手指按了按胃部。
疼痛非但没有随着按压消减下去,反而愈加深切的尖叫起来,搅得他不得安宁。生挨了半个多小时,白起撑起身,害怕自己的动静吵醒身边的女孩,他抿着唇坐起来,起身去了客厅。
白起打开了壁灯,借着微弱的灯光从茶几下面翻出块巧克力,剥开外皮把它丢进嘴里咽下去。泛着苦涩的味道蔓延在唇瓣之间。他捂着唇顿了顿,胃部痉挛一样的绞痛不仅没有随着糖分的摄入停下来,反而变本加厉地叫嚣起来。
白起左手死死压着胃部,右手把医药箱翻出来,他打开盖子,里面还剩最后一袋健胃消炎颗粒。等到那阵剧烈的疼痛稍缓,白起才去厨房拿了个杯子出来。他晃晃暖瓶,里面没水了,昨晚忘了烧。又怕烧水的动静吵到床上睡着的人,他便从一边的水壶里倒了杯冷水出来,凑合着搅了搅化不开的颗粒,将它们一口气灌进胃里。
片刻之后,被冷水刺激的胃部更加剧烈的痉挛起来,疼痛占据了他的神经,与此同时,浓烈的反胃感涌上来,白起几步走到水池前,扶着洗手池的边缘,将所有灌胃里进去的东西如数吐了出来。
绞痛感清晰明确的刻在神经里,这疼痛比伤口更加折磨人,像是有一只手攥住了他脆弱的胃,拧着嫩肉叫他疼的几乎失了力气,冷汗密密麻麻地浮了上来。白起按着冰冷的瓷台边缘,俯下身子又吐了一次。他昨天就没吃些什么,吐出来的除了苦涩的药液和巧克力,就只有一些胃酸。
“白起……?你怎么了?”
小姑娘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白起一愣,回过身来,一双琥珀似的眸子里写着歉意。
“没什么,抱歉,我吵醒你了。”
他随手打开水龙头,想要在你发现之前冲掉污秽。但你太了解这个人,几步跨过去,看见白色的水池里点点污秽皱起眉头。你扭过身看着他,这么一会儿,他额上薄汗已经打湿了他的刘海。你吓了一跳,连忙过去抱他。
“白起!你,你哪里不舒服吗?”
白起抬手捏了捏眉心,冲你露了个温柔的笑来。你看他手抵着腹部,一下子就反应过来,这是犯胃病了。你不顾他的反对,半扶半抱的把人拖进屋里让他躺好。
“别动,躺好,我去给你烧点热水,待会儿吃点药。”
你把他塞进被子里,用厚被子把他整个人都包裹起来,然后俯身亲了亲他的额头。看他半蹙着眉,带着点隐忍又无奈的样子低声安抚。
“白起,你别强撑着,这是在家里。有我在,你不需要这样。”
你说完,把被角给他掖好,转身几步跑到厨房去插上热水壶,又拎出来半袋小米,舀了一碗细细洗净,放进电饭煲里又按比例放好水,做完这一切,你转过身去开始翻药箱。
最后一袋胃药已经被白起就着半杯子冷水灌进去了,刚才基本也吐了个干净,你叹口气,这么一折腾竟然已经快五点了。你回去看了看他,白起额上浮着一层细密的汗珠,一双剑眉拧得像是要结在一起一样,但就算疼成这样,看你过来,他竟然还露了个安抚的笑出来。
这个人啊。
心口柔软的部分像是被什么拧了一下又一下,你冲他也笑了笑。厨房里的热水壶尖叫起来,你几步跑回去,将热水倒进瓷杯里,稍微兑了点白开水试了试,入口滚烫温暖,却不至于烫伤的温度,刚刚好。
你端了杯子回去,白起已经自己撑起来了坐在床上,你把杯子递给他,看他捧着瓷杯就要往嘴里灌,连忙拉了拉他的手。
“我兑了点凉的,但还是很烫,你别这么喝啊慢点。”
白起听话地止住了自己要直接灌的动作,转而慢慢的喝了起来。他总是在生活的各种小细节里迁就你,听你的话,不涉及原则的问题,唯你为主。
就这么捧着杯子喝掉了大半杯滚烫的热水,白起的胃却丝毫没见好,你急的要命,眼见着时针转到六点多,白起就这么生生捱了三个小时,你心疼得不行,握紧了他的手。
“白起……我们去医院好不好?”
白起拧了拧眉,开口想拒绝,看到你着急的样子,又把那句快出了口的“不去”咽了回去。他点点头,你立刻找出衣服来,先帮他把已经被冷汗浸湿了的衣服换了,再试图去扶着他起来。
白起冲你摆了摆手,自己整理了一下衣服起了身,他毅力着实过人,这样起了身收拾了一下,笔挺的站在那里,除了脸色苍白和额上冷汗外,竟然丝毫看不出他的痛楚。
你把必要的证件都拿好,和他一起下了楼,打了车去了附近的医院。挂了急诊检查,抽血,白起就坐在一边,让干什么就干什么,十分听话,一点也看不出生病的痕迹。反倒是你坐立不安,恨不得一手包办他所有的事。
检查完了看了看结果,医生说是急性肠胃炎,给开了药,嘴里一边数落一边填取药单:“你们这些年轻人啊,就不知道保养自己,吃饭不规律,什么东西都敢吃,总这么个样子,将来是要落下病的。”
你冲医生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跟着小护士去拿药,医生转过头来看着白起,又过来一个护士带他去病房。
“你女朋友对你可真好。”
她一边说,一边找了个干净的床示意白起躺上去,你抱着一袋子药跟着另一个护士推着车进来,小小的托盘上摆了一圈玻璃瓶。
打了一针6542,又挂上了点滴,白起的脸色才算好了一点,你给他掖了掖被角,却被他从被子里伸出手抓住了手腕。
“怎么了?你折腾了这么久,快睡会。我给你看着药。”
“一起睡。”
白起拉着你的手顿了顿,近乎称得上带着些小心翼翼的看着你,眸子里像是有着光,你暗叹了一声真是美色当前,却还是坚定地拒绝他。
“不行,我也睡了的话就没人看着液了。”
白起没说话,抿着唇看着你,手上力道慢慢变轻,你看不得他这样像是撒娇未果的模样,赶紧投降。
“我就躺你身边,好不好?”
白起满足的拉了你一把。你忍不住也笑了出来:“我感觉我跟哄孩子似的,你呀。”你轻轻笑了一下,揭开被子的一角钻进去抱住他,白起耳尖泛着红色,用没输液的手揽着你的肩膀。
“睡吧。”你拍拍他肩膀,看他合上眼,手臂却紧紧地抱着你,你窝在暖和的被子和白起中间,仔细的看着他好看的睡颜。大概是累了,疼痛又渐消,加上你在身边,白起很快就睡着了,呼吸平稳,眉头也舒展开来。
你看了他很久,近乎虔诚地在他眉心落了个轻柔的吻。

你竟然不知不觉在他怀里睡着了。半梦半醒地混沌着眯了一个多小时,清醒过来的时候大概还有五分之一的药。身边的人还在睡着,你没敢动,生怕把他闹醒。
这个人啊,遇到什么事情都喜欢一个人扛着。你忆起他曾在给你的电话里说,一个人承受所有,是对别人最好的保护。
可你不想他一个人承受所有。
你也想成为他的依靠。
白起有的时候会有一点倔强,恨不得替你担下一切,把你照顾的好好的,生活上也好,工作上也好,只要你有需要,他从来没拒绝过你。即使连轴转了几日出完任务,或者熬夜值班刚刚结束,但只要你这边有需要,他就一定会来。
为什么就不知道对自己好点呢。
你看着他的模样,用目光描摹他眉眼的轮廓。上午初升不久的太阳从窗口里洒下暖洋洋的光,落在他的面颊上,一半隐藏在阴影里,一半暴露在温暖的光辉下,坚毅的面庞轮廓变得柔和。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着,呼吸平稳。
你很少有能够照顾他的机会。白起这个人啊,不管是生病还是受伤,都是一声不吭的自己忍下来,找各种笨拙的理由拖延时间,叫你不要看到他的脆弱。他总是把自己捏成一个钢筋铁骨不会痛的人,把你保护的完完整整,让你过的幸福又安定。
他永远是你最坚强的依靠。是你在万念俱灰惊慌失措时能够抓住的救命稻草。仿佛只要这个人在,你就永远会被护在风雨无法触及的地方。
我也会成为你的依靠的。
你看着他熟睡的模样,眨了眨眼睛,又偷偷的俯下身亲了他额头一下,刚想起身去找护士,就被他突然拉住了手腕。
“白起……你,你醒啦。”
你猝不及防被他拉住,一下子趴在他胸口上,你慌乱的坐起身来,对上一副满是温柔笑意的眸子。
“嗯,我没事了。”
白起冲你笑了笑,就要坐起来去拔针头,你眼疾手快的按住他制止了他的动作。
“你干嘛?”
“就剩一点了,拔了就行了。”
白起不在意地说着,你翻了个白眼,“不许自己弄,我去叫护士。”你从床上下来,踢着鞋子去外面喊护士进来拔针。

输完液之后白起看起来已经恢复了正常,你们没再打车回去,而是选择了慢慢散步。你把开的药都塞进包里背好,躲开了他想要接过你背包的手,把自己的手塞了进去。
“别拎包了,拎着我吧。”
你冲他眨眨眼笑起来,白起半是无奈地轻笑了一下,握紧了你的手。他的手背上还贴着输液贴,看起来真有几分病号的样子。
你们在路上拐了个弯进了菜市场,称了点里脊,又买了半颗白菜,走到菜市场最里面的摊位的时候你熟稔地和卖东西的大婶打招呼。
“阿姨,称一点面条。”
“哎,来啦。想吃面条啦?要多少啊?”
生的面相富态和蔼的大婶笑起来,手上麻利地捻过一叠擀好的面皮,放进机器里转出来宽度适当的一把面条,又用装了面粉的纱布袋子在上面拍了拍,丢进塑料袋里上称。
“就我俩吃,看着称吧阿姨。”
白起礼貌地随着你的话冲人点了点头,笑了一下。大婶了然地看了看袋子里的量,又加了一点进去,这才装好递给你。
“好嘞,一共三块五。”
你翻出零钱来递给大婶,和人打了招呼之后拿着面条拉着白起往家里走,一边走一边和他解释。
“你现在肠胃还不好,我们今天不吃米饭了,我下个肉丝面给你吃,等你好了我们再做别的。”
白起一双琥珀似的眸子亮晶晶的看着你,温柔的点点头。你们回到家里,屋子里因为早上的兵荒马乱搞得乱七八糟的。白起低下身去换了鞋子就想开始收拾,被你按在沙发上不准动弹。
“你不许收拾!你在生病哎,能不能有点作为病人的自觉呀白起。”你点点他的额头,把他推到沙发上给了他一个抱枕。
“躺下躺下,你不许动啊。”
“……我真没事儿了。”
白起哭笑不得的看着你风一样从卧室里拎出来条毯子把他裹起来,又把他按倒在沙发上叫他躺好,他还试图挣扎一下,被你装作超凶的样子当场压制。
“哪儿这么快就没事儿了!病去如抽丝懂不懂?大夫说的你是一点也没听呀。”
你拿着毯子把他整个人裹好,还在他手里塞了个电视遥控器。
“反正今天你什么也不许动,我来做饭我来收拾,你就好好躺着。”你看着他皱起来的眉头,凑过去咬了他鼻尖儿一口。“你得学会依靠我啊,白起。你现在不是一个人,没有必要折腾自己,生病了就要休息,生病的人有特权,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白起看着你,终于放弃挣扎点点头,眉眼里却露出来一点光一样的温柔。你满意地直起身子来,拿出买的东西开始做肉丝面。
小小的厨房里很快飘出来一股勾人的香气,你在做饭上天分不高,只有一碗肉丝面做得特别好吃,是小时候奶奶手把手教你做的。
你从厨房探出头去,和白起的目光撞了个正着。他倒是听话的没有下床,只是一双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你,琥珀一样,闪着温柔的光。
你晃晃手里的锅铲:“等会儿就可以吃了,饿了吗?你现在不能吃太油腻,不给你放油了,清汤凑合一下吧。”
白起顺从地点点头。你转回身去,把往外散发香气的面条和汤盛出来,透明的玻璃碗里盛着过颜色诱人的汤面,你端到餐桌上,再回头的时候白起已经走到了你身后。
“……谢谢。”
他突然抱住了你,没头没脑地说了这么一句。你却瞬间明白了他想表达的意思,在他怀里转了个身,抬起手也紧紧回抱住他。
“白起,我是你女朋友,我想照顾你,体贴你,成为你的依靠,这都不需要道谢,这都该是水到渠成、理所应当的事情。”
“我希望你也能明白,在我面前,无论是怎样的你,都是我的英雄。”
“你不需要强撑,不需要忍受,不需要有无谓的担心。”
“更不需要谢谢。”
“这是我们的家,你是我的爱人。”
你没有机会再往下说,温柔却强势的吻顺着你的额头落下来,触到你柔软的唇瓣。双唇相接。所有未出口的承诺和坦白,都心照不宣地融化在这个格外漫长的吻里。
“……嗯,我需要你。”
在交换的温热的气息里,你听见他轻的几乎听不见的声音,像是终于肯交出肚皮的小刺猬,又或是终于开了壳的蚌,将那一点柔软脆弱,尽数递到你怀里。
你给了他栖身的家,给了他一辈子的承诺,给了他体贴温柔的照顾,和满是滚烫爱意的灼热心脏。
你终于也成为了他的依靠。

-END-

评论(4)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