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府琪少

居老师。不认识先生。白起洛洛喻文州周泽楷。

【宇龙】骤雨初歇(十)

ABO设定,先婚后爱,私设众多。

天雷狗血,长篇预定。(一)戳这里。全文TAG:宇龙骤雨初歇

风流浪子演员总裁白X纯情固执十八线小演员居

不接受任何KY。不上升真人。OOC属于我,与二位哥哥无关。

以上,祝食用愉快

——————————————————

10

 

不管谁失去了谁,日子都是要照过的。太阳东升西落,表盘上的时针飞快转动,眨眼就过去了两个月。白宇已经接了的那部戏是个男二,戏份不多,已经杀了青。白父那边早就安排好了,只等白宇结束了手头的工作便安排他进公司。

白家名下公司不少,其中一家就是当年白宇进娱乐圈时挂着的经纪公司。白宇初次全权担任管理,干脆直接从演员升了级,接管了这家公司。小少爷的海外学位也不是白读的,加上一直都有在公司打下手,接管起来顺顺利利的,根本没遇到什么阻碍。

就是应酬总是难免的。公司除了他,也不是没有拿得起来的演员,顶级流量的资源还是要靠他出面谈下来才行。白宇最近一周的晚上基本都是在赶不同的应酬场,喝得太多就找个酒店睡了,要是意识还尚且清醒,不管多远他都会赶回家里去。

白宇每次回家的时候,无论多晚,屋子里都会亮着暖黄色的灯,桌子上的保温杯里摆着沏好的蜂蜜水。也不知道朱一龙天天忙得脚不沾地,回家是怎么还有心思给他准备解酒的玩意儿的。白宇低声笑了一下。他最近跑应酬的时候得知一个口碑很好的老导演要重新出山导一部电影,白宇当年就是在他的剧里一炮而红,跻身一线的,听到这个消息着实心动。

他想为朱一龙拿下这个IP。

白宇私底下跟孟邻夏要了朱一龙经纪人的联系方式。客观来说,朱一龙的经纪公司,实在是业务能力不行。搁白宇他们公司,有个演技这么好,人品过硬肯吃苦,颜值又在水准线之上不少的演员,还不是要尽力给联系好资源赶紧把人捧起来。他们可倒好,见着朱一龙爆红,跟宣布物品所有权似的发了个通告。这样的操作白宇还是第一次见到,着实嘴角抽搐了许久。

现在朱一龙的通告基本是他自己的工作室在操持,白宇干脆略过了他们那个不办正事净拖后腿的公司,直接联系了经纪人。他三言两语交代了自己的想法,又看了看朱一龙的日程安排,确定他这部剧结束刚好有空窗期。白宇反复叮嘱了几句保密,这才美滋滋地回去联系人。

他龙哥苦了这么多年,现在好不容易有了个好机会,他说什么也要帮他拿下来。

 

朱一龙这个月初的发情期吃了五片抑制剂才熬过去,繁重的工作本就加重了他的身体负担,他还在两个月前的发情期上不知死活的吃了过量的抑制剂。

叶长宁几乎气得要给他两巴掌。

“你还知道来看医生啊,我真欣慰啊朱一龙,你怎么没干脆等到抑制剂全部失效在大街上发情再来找我!”

朱一龙垂着脑袋听训,他自己这回差点真的克制不住发情期,现在想起来还后怕的很。事实上他心里十分清楚,自己的身体真的不能再拖了。这个月之内,他必须做出最后的选择。

叶长宁把化验单子挨个砸在他面前。

“你自己看看你的信息素水平。”他克制了半天,终于冷静下来平心静气地跟朱一龙说话,“我拿到了新的进口药,如果你执意要等,还能帮你再撑两个月。但是一龙,我觉得你不能再等了。”

“这个世界上阴差阳错的事情多了去了,近在咫尺还尚有爱而不得,何况只是年幼时的感情。你要明白,死守一个几乎不可能得到结果的承诺根本没有意义。”

“你尽快吧,信息素水平如果再升高,强行进入发情期,做腺体手术就会有极大的风险,甚至可能致死。”

朱一龙没说话。他有一点出神,想到了两个月之前的事。白老爷子刚去世那会儿,白宇几乎崩溃,整宿整宿地做噩梦,朱一龙着实不放心他,也不敢放他自己住,只好天天都赶着拍完戏回来陪他。

然后他清楚地记得,在某一个夜晚,白宇又一次被噩梦折磨得落泪的时候,曾经窝在他身边红着眼眶可怜巴巴的看着他,小声地祈求。

白宇说,哥哥,你可不可以不要离开我。

好像所有的纠结与复杂都在那一个夜晚有了答案。他看着身边的人,只想用力抱紧他,然后对他说,我不会走的。

白宇比他想象的更加看重他。朱一龙想,他好像也真的动了心,觉得就这样一直过下去并不是什么不可接受的事。如果白月光永远高悬触摸不得,是不是终究也会褪色在记忆里,被新的执着所代替。可他又有一点不安,白宇从未开口说过喜欢他,不管是有所顾虑还是碍于颜面,虽然眼神和动作里流露出的感情并不虚假,可Omega被标记后便成了别人的所有物,他又怎么能不忐忑。

以他的身体状况,一旦标记,想再洗掉几乎不可能。要么过下去,要么选择死亡。朱一龙想,他确实不该拖到现在才做出选择,万一所托非人,他连反悔的机会都没有。

“一龙?一龙?”叶长宁说了半天也没见人给个回应,只好喊了朱一龙几声,看见人茫然地转过头来,才抬手把另一个药单子递给他:“这个是调节信息素水平的药,新出的,临床效果比较好,用法上面都有,你试一试,一周之后再回来复查一下,看能不能调理回来一点。”

朱一龙点点头,道了谢拿了药单便出了门。叶长宁在他身后长长地叹了口气,朱一龙的动摇早就开始了,只不过他自己现在才看清罢了。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总是没错的。

 

一周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够朱一龙按时按顿地把那盒进口药吃完,也够白宇尽心尽力地把那个大IP给朱一龙拿下来。他这几日都基本没着家,上顿下顿地跑出去应酬,忙成这样,还抽空去了趟首饰店定了对戒指。

他们的婚戒就是个空头摆设,白宇想着要正儿八经地跟他龙哥告个白,还特意去定了一对新的。白宇看了看时间还够,便径直开车去了商场。他小心翼翼地接过红色绒布的小盒子打开,干净又简洁的银环内侧用花体字刻着他们的名字缩写。

今晚结束之后他就回去给朱一龙一个惊喜。白宇想,他把戒指珍而重之地放进衣服内兜里,然后掉头去了酒店。事情已经基本落定,今晚的酒会更像是一场淋漓尽致的狂欢,白宇刚进去就被拉上了桌子,面前的酒杯立刻便有人斟满,他心情颇好,面对应酬也毫不含糊,推杯换盏,觥筹交错,浅色的液体顺着喉管一路烧进胃里,在神经里带出一点难以言喻的兴奋来。

也许所有的放纵都亲手铸就了未来的坎坷。

 

朱一龙此时刚刚从叶长宁那里出来。

他的身体情况着实不容乐观。按照临床效果来讲,一周的时间虽然不能把他的信息素压制到正常水平,至少也不会在临界线上下浮动。叶长宁已经警告过他,最多一个月,他必须要选择。

朱一龙拎着检查单子下了楼,他刚戴上口罩准备直接去车库,就听见有人喊他。朱一龙回过头,正看到白宇的大姐。

“姐姐。”他立刻站住了脚,白姐姐从另一个方向拐过来,朱一龙抬头看了一眼,大姐夫正急匆匆地从后面跑过来,连招呼也没和他打就拉住了白姐姐的手。

“哎哟我的宝贝儿你可别乱跑,肚子里还揣着一个呢。”大姐夫小心翼翼地把大姐从头到脚都看了一遍,这才松了口气,转过头来和朱一龙打了个招呼。

“姐夫。”朱一龙不好意思地摸摸后脑勺,眨了眨眼睛看向白姐姐,“姐姐是有宝宝了吗?”

这个问话方式逗得白姐姐笑了出来,她大大方方地点点头,手不由得抚上了自己的小腹。朱一龙看着她的模样,突然生出了一丝羡慕。他真的很喜欢孩子,朱一龙想,也许有一天,他也会为白宇生一个孩子。

白姐姐把大姐夫打发回家去报喜,自己坐上了朱一龙的车,说有些白宇小时候的事要和他讲。白姐姐结婚多年,第一个孩子已经上了幼儿园,第二个正在肚子里孕育,她一眼就看出来朱一龙还没被标记,心下叹了口气。

他们所谓的合同婚,白姐姐后来隐约听到过一点风声,她一开始以为是有心人不想要白宇和朱一龙过得太好,现在看来却恐怕是真的。他们的关系很可能并没有那么好,一切都是表象。可她从小和白宇一起生活,说是看着白宇长大的也不为过。她的傻弟弟恐怕是真的动了心,只是不知道朱一龙这边是个什么想法。

“我想去喝前面那家店的燕麦牛奶,小朱陪我走一趟?”

白姐姐本来是在跟朱一龙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她一边观察着他的神情,一边绘声绘色地讲述白宇小时候的糗事。朱一龙看起来对此十分感兴趣,一边开车一边笑。她讲到一半的时候在窗外看到了一家奶茶店,立刻丢掉了故事喊朱一龙带她去寻求美食。

这时段路不好停,朱一龙转了几圈才找到个停车的位置。白姐姐跟着他下了车,走到店里去要热饮,朱一龙本来想要杯冷萃,想了想自己的身体,还是跟着白姐姐一起要了燕麦牛奶。

“……我跟你说啊,白宇那小子,小时候真的可气人了。你知道老式楼房当时还是暖气供暖的时候,床边会有暖气管从楼上通到楼下。这孩子就跟个猴儿似的,天天抱着暖气管子爬上爬下的。结果后来有一天来暖气了,他还往上爬,一下子烫着了,坐床上嗷嗷地哭,从那以后再也不爬了哈哈哈哈……”

白姐姐讲故事绝对是一把好手,估计是老给孩子讲睡前故事讲出来的能力。她一边讲一边比划了几下,朱一龙正捧着牛奶安安静静地喝,被白宇小时候的故事逗得差点笑呛了。

服务生正好把他们点的布丁和双皮奶也一起送上来,朱一龙小声说了句谢谢就去拿钱包付钱,他从夹层里抽出正好的现金递给服务员,白姐姐却突然抬手过来点了点那张照片。

“哎,小宇把这张照片也给你啦?”她示意朱一龙把照片抽出来,拿过来看了一下,颇带感慨地开口:“你说小时候眉清目秀的小正太,现在怎么就长成这么个不修边幅的模样了,哎。”

“姐姐你说什么?”朱一龙愣了一下,平生第一次开口打断了别人说话,“你说这是白宇?这个男孩儿?”

他模样太过奇怪,有点急切又有点难以置信。白姐姐迷茫地看了朱一龙一眼,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问:“对啊,这照片不是小宇给你的吗?他和这个小姑娘小时候见过几次就要娶人家,还死活拉着我给他拍个结婚照。”

遥远的记忆呼啸而至,稚嫩的童音仿佛穿越了时光在他耳边响起来。小男孩拍着胸脯奶声奶气地喊着“姐姐姐姐快来给我们拍结婚照,我长大了要娶她做新娘”,而面容温柔的女孩子抱着相机过来对他们说三二一,洗出一式两份的照片分别塞进了两个孩童手里。

朱一龙低头看向手里的那张照片,和他牵着手的小男孩笑得眉眼弯弯,和白宇平日里大笑的样子如出一辙。

原来他遍寻不得的曾经,早就被命运送回了他的手里。

 -TBC-

*下一章可能有车,不一定什么时候才能更了。

我是一个写车困难的选手,容我多憋几天。
*那个小时候上蹿下跳爬暖气管子的就是我本人。

评论(113)

热度(1157)